设想家
当前位置:首页 - 游戏 >

五代十国一位死士,为守城宁愿杀子,却无意中坑了宋朝三百年

2019-12-01来源:江苏热线

今天跟大家聊聊五代十国。五代十国是中国的大乱世,有史学家认为这是中国历史最黑暗的时刻。在乱世里,人最大的需求就是自保。

所以这个时代产生了最牛的生存大师冯道,作为乱世宰相,他先后给十位皇帝打过工,这里面的多数皇帝都死于非命,他却安然无恙。他还写了一本《荣枯鉴》,里面专门讲怎么在乱世求生存。

五代十国一位死士,为守城宁愿杀子,却无意中坑了宋朝三百年

但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五代的死士,有生的机会,却为了自己的信念而付出了生命。

第一位:王彦章

五代十国一位死士,为守城宁愿杀子,却无意中坑了宋朝三百年

王彦章外号王铁枪,是后梁的名将。他在年轻的时候就参加了后梁朱温的军队,到了后梁的晚期,已经成为后梁最主要的战将。曾经跟五代的战神李存勖正面交锋百余次而不落下风。

只是,李存勖是皇帝,他有自主权。王彦章是大将,他不可避免陷入罗马陷阱,大将打不赢,将输掉战争,打得赢,则引起皇帝猜忌,最终也要输掉战争。

王彦章就被朝中的权臣诬陷。在后梁快灭亡的最后时刻,后梁只给他五百人,把他们当斯巴达勇士。

这种奇迹当然无法上演,交战中,王彦章被以前的老朋友,对方的夏鲁奇(也是一代枪王)听出了他的声音,一枪刺伤后擒获。

李存勖极为欣赏他,数次想劝降他,但王彦章却有神之自傲,极为看不起李存勖。当李存勖派义哥李嗣源(后来的后唐皇帝)去劝降时,王彦章轻蔑的称他的小字:邈佶烈。

最终,李存勖意识到他无法劝降王彦章,只有将王彦章处死。

第二位: 刘仁赡

五代十国一位死士,为守城宁愿杀子,却无意中坑了宋朝三百年

刘仁赡,字守惠,彭城人,此人精通兵法,善于治理政务,轻财重义,在军中很有威望,除此之外,却没有见到其有临阵杀敌,攻城掠地的记录。

但此人仍可列位名将之列,名将之勇,于乎其心,而非其形。虽未见其攻掠之术,但接下来,刘仁赡将展示他最顽强的一面:守城。

时间已经来到五代的最后一个朝代后周,后周的皇帝柴荣整理禁军,开始了其统一天下的方略。在打败北汉,制服后蜀后,柴荣把目标对向了富庶的南唐。

此时的南唐正处在自己的舒服圈内,连淮河上的把浅兵都没有了。而刘仁赡是南唐寿州的守将。

在南唐朝廷撤走淮河的把浅兵以后,刘仁赡在他的寿州城挖深城池,修固城墙,储备粮草,操练士兵。

北汉被打残,后蜀已经龟缩,接下来一定是淮南!

周军果然大举进攻,此时,寿州城内一片惊慌,刘仁赡却不慌不忙,像往常一样部署城防。

“大家不要慌,我们这些日子增修防备就是这一天的到来,大家跟我上城防守。”

严阵以待的寿州城击退了后周将领李谷狂风暴雨般地进攻,成功将战事拖入到相持阶段,这是一个关键的防守,因为此时,南唐已经醒过神,增援的唐兵已经开拔到寿州附近。

猛攻不下,援兵将至,李谷做了一个决定:撤退到正阳浮桥。

这是一个正确而又错误的决定。

正确的是,在不利的情况下,先退一步,等待可以交战的时机。可见李谷虽是文人出身,但估计读过不少兵书,知道伺机而动的道理。

错误地是,他退了。

撤退是柴荣绝不能容忍的事情。

五代十国一位死士,为守城宁愿杀子,却无意中坑了宋朝三百年

后周皇帝柴荣已经从开封出发,亲自率领大军前往正阳。刚出动就收到了李谷要退兵的报告,第一时间,柴荣派出了使者,前往淮南制止李谷,可显然,李谷比较有主见,又懂将在外,不必等君命的道理,打完报告就从寿州城撤退了。

因为退得匆忙,李谷又是第一次统率大军,对进军难,退军更难的道理没有深刻的认识,退军过程中发生了一些慌乱,物质损失了不少,还有数百跟着军队出征的民夫没有退下来。

退到正阳后,李谷专程给柴荣写信,要求领导先别急着到正阳来,先观望一下对方的情势,如果浮桥守得住,又能打得赢再来不迟。

这个叫不打无把握的仗。这个是没错的,但李谷依然错了。

因为谨慎也不是柴荣的风格。

柴荣的字典里是没有观望二个字的,他的行为模式里也没有强则战之,弱则待之。

强之,战之,弱之,亦战之!

柴荣紧急下令,前军迅速赶往正阳,与李谷汇合后,必须立刻渡淮,与唐军援兵开战!

数日后,柴荣来到了正阳。公元九五六年的正月底,柴荣亲自来到了寿州城下。安下营寨之后,他跑到寿州城下看了一圈。

眼前是一座防备森严的城池,其城东据淮河、西有淠河,而城墙为了防洪特别进行了加固。

这是一座易守难攻的城池。但初到寿州城下的柴荣并不知道,寿州之固,不在其城,而在其人。

从这里开始攻取淮南吧。

五代十国一位死士,为守城宁愿杀子,却无意中坑了宋朝三百年

为了尽快拿下寿州城,柴荣调集了附近数十万丁夫,搭建了各种攻城的器械,柴荣还亲自上阵,指挥各路兵马同时发起进攻,一时之间,战鼓号角四面而起,据记载,连寿州的城墙都微微发颤。

在攻城过程中,柴荣运用各种手段,云梯登墙,民夫运土填壕沟,扒人家墙脚等等,还有一路从水上发起了进攻。

有数十条大船装载了投石机靠近城墙,向城上招呼巨石。这个船据推算应该还是南唐人的。

不久前,柴荣下令赵匡胤向淮河上的一支南唐水平发起了进攻,赵匡胤用诈逃计引出唐兵,夺取了一些战船。

可惜,缴获量不多,只有五十多艘。为了克服船少的困难,周军的民夫又发挥聪明才智,用竹竿搭建了竹筏,竹筏上有保护士兵的板屋。这种特别的竹筏称为竹龙,可谓是千年以前的运兵船。

用密集性的进攻尽快攻陷城池,这是柴荣常用的手段。

声势是浩大的,但效果让人沮丧。

虽然日夜进攻,但寿州城依然顽强屹立在那里。

望着坚固如山的寿州城,看着自己的士兵一个个倒下,柴荣陷入了困惑中,一个小小的寿州城怎么这么难攻。

略一思索,柴荣明白了,寿州城之所以顽强抵抗,大概在等援兵吧。

打掉援兵,彻底断绝刘仁赡的幻想。

通过数次交战,柴荣切断了寿州的外援。这时,他认为向寿州城再次发动猛攻的时候到了。

大战之前,柴荣亲自到各寨视察,有一次,他去查看水寨,行至河边,柴荣翻身下马,一声不响从岸边抱起一块石头,然后重新上马,朝水寨而去。

这是为水寨的投石机运输弹药。

随从醒悟过来,也纷纷抱着一块石头跟了上去。

这是奇怪的一幕,领导视察工作,人手一块大石头。这说明,柴荣已经不愿再等了。他已经在寿州城下浪费了三个月。

必须尽快拿下寿州,在他的人生规划里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。

为了达成这个目标,柴荣重新集结了军中的精英,调回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人:赵匡胤。

猛攻终于开始了,赵匡胤同学的任务是从水壕进发。寿州的水壕可不是滁州防城河那样像条小水沟,骑兵过去是不行的,于是,赵匡胤登上了一条皮船,向对岸靠近。

那匹装饰鲜艳的战马留在了岸上,但凭着特别亮丽的铠甲,赵匡胤依旧如愿以偿的成为了战场上的焦点,并为此受到了对方的隆重欢迎。

城上的守兵发现用弓箭已经无法阻止赵匡胤炫耀,于是,他们抬出一个大家伙,调整方位,向赵匡胤行注目礼。

这个大家伙是弩机,发射的箭矢有屋椽那么大,要是被这个东西击中,相当于中了见上帝的单程票。赵匡胤就差点中奖,一根弩箭朝他直飞而来,幸亏旁边一位亲将奋不顾身,扑到了他的身上,替他挡了这一箭。

赵匡胤躲过一劫,这也说明,寿州城内的士气并没有受到援兵失败的影响。要是再强攻,付出的代价会很惨重。

柴荣停止了强攻。

守寿州城内不过是南唐一个普通的军将,又跟我没有血海深仇,寿州城也不是太原那样的军事大镇,为什么屡攻不下?

柴荣陷入了深思,他一向心高气傲,在他的眼里,并没有多少可以让他重视的对手,可这一次,他却对寿州城内的守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最后,他准备换一种方式:劝降。

眼下,就有一个现成的说客。

从南唐都城金陵(南京)来了一行人,这是南唐朝廷派出的使者,为首的一人叫孙晟,此人以前是中原的官吏,曾经佐助过朱守殷。朱守殷造反失败自杀后,孙晟逃到了江南。

这不是南唐第一次派出使者前来议和,碰到这样的,柴荣都会客气地请人家去检阅自己的军队。言下之意,我军威武,议和免谈。

这一次,柴荣考虑到孙晟毕竟是中原过去的,应该懂得统一的大道理,于是,把他叫来,给他讲了讲形势,然后提出让他到寿州城下劝一下刘仁赡。

想了一下,孙晟痛快地答应了。

来到城下后,孙晟向城上招呼,唤出了刘仁赡。

刘仁赡穿着军服出现在城头,向城下一看,望见了孙晟,他整整衣服,恭敬的行了一个拜礼。

自己的圣上只怕是见不到了,现在见帝使就如见圣上本人吧。

刚起身,就看到孙晟在城下站稳脚步,气沉丹田,向他喊道:

“你受国恩重,绝不可以开门纳寇!”

柴荣愤怒了,他把孙晟叫来,双眼冒火,历声质问对方为什么不遵守约定。

说好去劝降,去了却给对方打气,你戏弄我就不怕我杀了你吗?

“我是唐朝宰相,那有教节度使叛变的道理?!”孙晟答道。

孙晟没有打算活着回去,在来之前,他告诉同行的另一位使者。

“你家还有一百来口人,你要为自己打算一下,而我就不同了,我已经想好了,善则矣,不善则以死谢国。”

柴荣望着孙晟的眼睛,那是一双不怕死的眼睛。他冷静了下来。

孙晟说的是对的,自己要臣效忠,又岂能让人家叛逆?

柴荣真正明白了是什么让刘仁赡如此顽强,是什么让孙晟视死如归,这两人身上都有同一种东西:忠义。

与此同时,柴荣重新校正了对南唐的看法。

柴荣是带着平定天下的宏愿来到淮南的。

我发动了这场战争,有人流血有人会死亡,但我无法后悔,因为这是正义的战争,是顺应历史潮流,结束分裂的战争。

这是他最初的想法。

可这样的战争为什么会受到刘仁赡的誓死反抗?

也许我一开始就错估了南唐。

柴荣终于认识到南唐并不是一般的割据王朝。

要了解南唐,事情得从黄巢说起,当年黄巢搅得天下大乱,被寄予重望的唐将高骈却在扬州修神仙,最终引祸上身,被手下幽禁。时为高骈部将的庐州刺史杨行密引兵进扬州,击败群雄,是为南吴的事实建立者。

杨行密之后,吴国大臣徐温掌控政局,后徐温的养子李昪代吴建立南唐,现在的南唐君主是李昪的儿子李璟。这是南唐的第二任君主,第三任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南唐后主李煜。

无论是杨行密还是徐温或是李昪。他们都有一个基本的特点:保境安民。

在守住一方疆土上,南唐做出了它的贡献,它亦保存了中原的文化,让一方百姓有了生存的空间。这样的朝廷自然有人愿意为它付出生命守护。

要让这些人明白天下归一的大势,就得展现傲视群雄的实力,要想成为天下的真龙天子,就得击败所有的对手。

没有生而为之的真龙天子,只有战而为之的真龙天子。

如果对方还在抵抗,那说明自己不够努力。

柴荣第一次认识到要攻取淮南,仅凭自己这支勇猛的骑兵是不行的。

想明白后,柴荣做了一个决定:离开前线,返回开封。

柴荣的离开给淮南的周军造成了很大的影响,他是这支周军的头狼,没有头狼的狼群是没有威力的。

得到消息后,南唐十分兴奋,马上组织了反扑,这一次,他们吸取了以前的教训(血淋淋的),开始扬长避短,发挥水军的优势,避免陆地决战。

周军终于暴露了军事上的短板,人家在船上,箭又射不着,行动上也不如人家灵活,对方靠岸打二枪,自己刚呼噗呼噗追过来,人家早就开船逃跑了。

刘仁赡也没闲着,趁空出来搞个偷袭,倒一下周军的灶,烧一烧周军的云梯等。一时之间,搞得风云水生。

周军被迫采取收缩战术,退出扬州、滁州。将全部兵力退到寿州城下。

南唐的援兵顺势靠近寿州,在寿州外的紫金山扎下了营寨,还修建了甬道连接寿州城。

此外,南唐皇帝李璟开辟了第二战线:策反,给周军高级将领李重进写信。

总而言之,反攻形势一片大好。

苦战了一年,南唐终于等来了逆转的机会。

南唐军将要求集结力量,占据险要,将周兵吸引过来进行决战,刘仁赡守了一年的城,挨了一年的打,实在憋坏了,也要求换人来守寿州,自己领军队一战。

南唐的答复是:不行。

这个决定是南唐宰相宋齐丘提出来的,这位仁兄是南唐老臣了,颇有一些能力,这些能力仅限于政斗,对于军事,宋兄就是门外汉了。宋齐丘反对的原因让人啼笑皆非。

“要是主动出击,则跟周朝的怨恨就更深了,不如用德行来感化对方,只要我们德行够高,对方兵马自解。”

这是什么鬼主意,人家打上门来了,还喊要克制,不要激怒友邦。实在是腐朽之言。

于是,南唐兵冲到寿州附近,奇怪的停了下来。不去解围,也不去挑战,就坐等周军良心发现,自动退兵。

机会来时,是不容易发现的,等失去了,才会猛然发觉机会来过。

王者即将归来。

公元九五七年的三月,柴荣回开卦的九个月后,淮河。

薄雾在淮河上泛开来,这是一个普通的早晨,南唐的水军在水面巡游,偶尔也找点机会骚扰一下对方。

这是一个安全系数很高的活动,仅就目前而言。

水上无敌的日子就要结束。

眼尖的唐军发现了不对劲,在上游突然出了一个个黑点,渐渐地,黑点越来越大,越来越多,没多久,一根根船帆露了出来,竟有数百之众。随之出现的是一面面军旗。

这里哪来的水军,唐兵擦了擦眼睛,大惊失色。

军旗上诱着周字。

这是周朝的水军!

柴荣又回来了,这一次,王者不是领着骑军,而是开着战船。

在去年回到开卦后,柴荣就开始在汴水建造战舰,又找来了一批南唐的降兵教习水战。大半年后,一只训练有素,即将称霸江淮的水军终于出现淮河水面上。

柴荣重返淮南,来之前,他杀了一个人,此人是南唐使者孙晟。柴荣将他带到开封,对其十分优待,经常请他喝酒,然后问他南唐朝廷的情况,估计想灌罪对方套点情报。每当此时,孙晟就表现得像一个媒人只说优点不说缺点,史书又记载,孙晟兄有些结巴,总而言之,说来说去,孙晟吞吞吐吐就是一个意思:南唐主对柴荣十分敬畏,绝对不有什么想法。

媒人的话只能信三分,孙晟的话是半分都不能信的。

不久,南唐皇帝李璟先生离间周朝君将,拉拢李重进的密信送到了柴荣的手里。

柴荣出奇愤怒,每一次他都是真诚对付孙晟,可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欺骗,他叫来孙晟,历声质问。

当然,质问要有用,在寿州城下,孙晟早就服软了。

不久后,柴荣再也无法忍耐,他派人送了一杯毒酒给孙晟。

看到使者端出了毒酒,孙晟提了一个要求:

“请将我的朝服和朝笏还给我吧。”

重新穿上南唐的朝袍,手捧南唐的朝笏,孙晟南向而拜。

“今天,谨以死报国。”

言毕,接过毒酒,一饮而尽。

世界上,不怕死的人是无法征服的。数天后,柴荣后悔了,因为他突然明白孙晟对他的狡诈正意味着他对南唐的忠诚。

柴荣并不是一个圣人,他跟所有人一样,有情绪,会冲动,同样会做后悔的事情。

现在,忠诚的孙晟死了,他也许还有机会争取下忠诚的刘仁赡。

来到寿州城下,柴荣很快听说了一个消息,在这之前,刘仁赡的一个儿子逃出城,准备投降周军,但半路上被截获抓了回来。

刘仁赡这个儿子腰斩示众!

柴荣困惑了,孙晟好坏是一个人到开封的,大不了项上一人头,而城内的这个人为了守城竟然斩掉了自己的儿子!

这个人的内心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做的?

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,柴荣搬了一张胡床跑到城下。

坐下后,柴荣死死盯住这座让他头疼不已的城池,城前有壕沟,城高数丈,城上有旗,有兵。

普通,依旧是普通。看不出跟别的城池有什么不同的地方。那刘仁赡现在何处?

在聚精会神打量这座顽城时,危险已经靠近柴荣。

为了近距离观察寿州城,柴荣坐得很近,这是一个危险动作,不推荐我广大指战员在实战中使用,现在有阻击步枪,以前有弓箭。

柴荣盯着寿州城看时,他不知道有一个人也死死地盯着他看。这个人正是刘仁赡。

刘仁赡一眼就认出了对面坐着的人正是敌军的统帅、周朝的皇帝(服装不同)。

目测了一下,刘仁赡惊喜地发现,对方在箭的射程之内。而他恰好有一项绝活:善射!据记载,刘仁赡手臂很长,平进对箭术也有练过。估计也达到了百步穿杨这种地步。

拿弓来!

眼睛眯成一条线,弓成满月,随着一声尖锐的呼啸声,离弦之箭直向柴荣而去,铮的一声,箭没矢。

箭落于柴荣脚前数尺。但这突然而至的冷箭依然引起了一阵混乱。

柴荣没动,他看了看数尺前仍在颤抖的箭羽,然后站起身来,拨开围上来的侍卫,朝城上望去。

在彼此眼里,是两个模糊的身影,但两位同时找到了对方,这是两位对手的对眸,亦是英雄的对眸。

闻名不如亲见啊,刘将军。只可惜箭术好像差了一点。

柴荣突然往前走了两步,站在刚才箭堕落之地,向后招呼:

“把朕的胡床搬过来!”

搬过来好去受箭?惊诧的随从面面相觑,纷纷劝告皇帝陛下注意安全,脑门可硬不过箭头,可他们听到了柴荣的哂笑:

“如果一箭就能解决一位天子,这世界还会有天子吗?”

胡床前移,柴荣坐下,挺直身体,直望城上。

来,刘将军,还请再施一箭!

这是赤裸裸的藐视,刘仁赡的脸涨得通红。

“再取箭来!”刘仁赡怒吼道。

屏息,弦满,利箭破空而去。

刘仁赡死死的望着去箭,这大概是他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箭。瞬间后,刘仁赡崩溃了,他将弓扔在了地上,仰天长叹:

“难道上天果然不佑我唐朝?!”

第二箭同样射失,射不中倒还罢了。打击人的是箭的落点。上一箭短了数尺,这一箭,远了数尺。正落在柴荣上回坐的位置。

“天意如此,我死定了。”刘仁赡悲观地给自己下了一个判断。

柴荣站起身来,他用自己的勇气战胜了刘仁赡,他非常满意这个效果,攻城者,攻心为上,现在刘仁赡的信心已经被击倒,是时候知进退了。

柴荣向城内派出了劝降者,他知道有能力的人都是心高气傲的,为了帮助刘仁赡说服自己,他给对方找一个理由:

“我知道你是忠义的人,可两军交战,祸及士民,士民何罪?”

使者带回了刘仁赡的拒绝。

这又是何必呢?柴荣不想再犯杀孙晟的错误,亲自跑到城下给刘仁赡讲道理,摆事实,给出路,而这一次,刘仁赡放弃了射冷箭的想法,连照面都不跟柴荣打一个。

柴荣给刘仁赡射去了诏书,告诉对方是福是祸看着办。

五天过去,城内没有回应。柴荣下令在城下列阵。

数万的周军列队城下,数百战船布满了河面,柴荣迟迟没有下达进攻的命令。

这是可你最后的机会,亦是可我最后的机会,我不想再杀一位孙晟。

城内依旧没有回应。

柴荣终于放弃了,其人虽勇,奈何不为我用。

柴荣要下令进攻的命令,可此时,他突然收到一个消息:刘仁赡要降了。

这应该不是骗他玩,因为降书就摆在柴荣的面前,上面有刘仁赡的签名。

刘仁赡终于认输了?这位跟自己苦斗一年多的人终于肯认输了!

柴荣一阵狂喜,可没多久,他的心头浮起一股莫名的感觉。

原来这天底下并没有绝对的硬骨头。连刘仁赡这样的人最终都要写降书。那在我的军队里,能有绝对忠诚的军将吗?有没有人也会最终背叛我?

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,柴荣决定亲自见一下刘仁赡。

二天后,刘仁赡出来了。那一天,天空阴暗,乌云翻卷,冒着雨,柴荣跑到城北去看出城的刘仁赡。

看了一眼后,柴荣顿时释然了。

刘仁赡是被抬出来的,此时,躺在担架上奄奄一息。这样的人是无法写降书的,他不过是被投降罢了。

一年多的围困,长期的焦虑蚕食着刘仁赡的健康,但真正击倒着刘仁赡的大概是像猪一样的队友。在一年多里,唐军没有向寿州城送去一个兵,运进一粒粮。

在听闻紫金山的大军被击退后,刘仁赡终于病倒在床上,不省人事。从此失去了掌控寿州的能力。

病倒之后,寿州的军将用他的名字写了降书。

俯下身子,柴荣仔细端看着这位对手,这位大汉身形消瘦,眼窝深陷,面色苍白。

刘仁赡也在看着柴荣,他已经无力主宰自己的命运,为了守住这座城池,他杀了自己的儿子,也行将舍弃自己的生机。挣扎着,他抬起自己的手,指了指自己的嘴。

我不能言矣,我亦无言矣。

数天后,刘仁赡去世。在他死后,柴荣追封他为彭城郡王,而南唐追赠他为太师。刘仁赡用他的顽强与忠义,获得了交战双方共同的尊敬。

五代十国一位死士,为守城宁愿杀子,却无意中坑了宋朝三百年

刘仁赡雕像

从节义方面,刘仁赡当然是一个榜样,但他对历史却起了一个重大的影响。

当年柴荣许下十年平天下,十年治天下的宏愿,但上天却没有给充分的时间。因为刘仁赡的存在,使他把大量的时间跟精力消耗在淮南,从而无法北上收复幽云十六州。

而幽云的失云,直接影响了宋朝的发展,使得宋朝成为虽富而不强的朝代。

那刘仁赡的骨气有没有必要呢?我认为还是必要的。因为这是人的精气神。一地之失,影响百年,而一个民族若是没有精气神,是无法屹立于世界强林之中了。

好啊,五代死士的故事聊到这里。对五代十国这段历史感兴趣的,可以关注我的专栏《五代十国的枭雄们》,一百余万字的五代大历史等着你。戳下面的横条进去,了解一段精彩不输三国的历史。已经有近三千人购买了。第三千人购买的,请私念我,我将全额退款,并送出我的一本签名书。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clwgxj.com/youxi/18608.html
(本文来自设想家整合文章:http://www.clwgxj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五代十国 宋朝 周世宗 唐庄宗 寿县 王彦章 赵匡胤 历史 夏鲁奇 中国历史 淮南 淮河 唐明宗 冯道 后唐 正阳 淠河 唐军 军舰 罗马 开封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clwgxj.com ©2017 设想家

设想家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